2020 年终总结

说是什么总结,我觉得是忏悔,但是我没有信心我能痛改前非,如果我能做到,恐怕我也早已做到。

但是之前也看到这么一个道理,我做某事前问一个人我现在做还来不来得及,只要你认为这件事是必要的,那迟疑来不来得及这件事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,你不立马去做,只会越来不及,事态也只会朝着越来越糟的方向发展。不会因为逃避而不会发生。

呵。

我是真的没想过,以前的噩梦,竟然在现实发生了,或者说是也快发生了。

初中,或许是高中,做噩梦遇到自己被退学,人生失去方向的场景,现在也正在发生了。

连续两年的噩梦,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就从今天发生的事情开始吧。今天最后一个科目出成绩了,预料之中的没及格,白日梦的破裂,辅导员联系了我爸,我爸念着,在我姐、我姐夫之间讨论着,拿刺扎着我。他说亲戚之间说我是真有出息的,考上了一个“不错”的大学,现在没办法毕业,他就得收回之前送出去的优越,拿回来更多的“没面子”;他说某某大学毕业的表哥说大学会变轻松,某某大学毕业的表姐说我这种情况在一个大学里面是很少见的,我却成了那一个“百里挑一”;他说,明明高中这么苦的时期都过了,轻松的大学却连毕业都做不到了;他说哪怕我这次考试过了,接下来一年半也得补之前落下来的功课,我肯定做不到啊;他说我退学回家他就不会继续工作赚钱了,我就不会有安逸的生活了。

他是不会骂我的,他说他很平和,他说如果让我心脏不好的妈知道了,她还会去上班吗?不得气死?

...

高三一年的重压,他都不知道的,他只知道我考上了大学,让他面子十足,就像我也不知道他工作的劳累,我只知道他在生活费上很慷慨,对自己却很“吝啬”;他只知道各个表哥口中的“轻松”,却从没有过问我为什么这么轻松的事情都办不好,因为他说他不懂,他不懂,他就认为他不管不问我也可以做得足够好,就像高中和初中那样,他不知道我初中在办公室地板上的眼泪,不知道我在高中的班级里到底是怎样一个角色,也不知道晚自习后头昏脑胀的我还有我怀疑自己的心情;我们之间互相不了解的太多,一厢情愿的也太多。

两年的噩梦,我一手制造的噩梦。我姐和我姐夫说,如果没有大学毕业,未来我会后悔,我也常说,我知道,我知道这一切的重要性,但是我在迷雾中,哪怕我有方向,我也会找不到合适的路,我被蒙蔽的是眼睛,我需要有人牵着我的手带我走出去;但我也常说,人是一个独立的整体,学业也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情,没有人有义务有责任,我应该对自己负责。我周围的人也这么说。两年里,我不停地自我否定,自我催眠,还有自我毁灭。我做了很多我从未尝试过的,逃课、缺考、交白卷,你会觉得我不想学下去了?不,我想学,我认为我自己想学,我想学会课本的知识,我想掌握专业的技能,我想充实我的大脑,但是我没有做到,我做到的只有拖延和逃避。


写这么多,我也许潜意识里面是想逃脱责任,把自己的错误归咎于他人。但是这毫无疑问的,荒谬。

image-20210122221000019

今年开学写的东西,几百字草草结束。到这儿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抱歉给不幸看到这些文字的人带来了不适。

谁知道下个月的现在,我会是怎么一个心态面对”最后的补考“呢。

这是今晚想写的。(20210221)

Last modification:September 16th, 2021 at 10:35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