凯尔希游走大地,以不留痕迹的方式解决人类有可能采取的自取灭亡行为。
把这三个故事按照时间排序,可以看出她解决问题的措施也有了微妙不同。越来越有人情味了。

虽然这个ss只讲述了22年的时光,于她漫长的生命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笔。
但也许对于她“这次”生命来说,是个很有代表性的转变。

第一个故事。异客。
凯尔希要不留痕迹地化解有可能爆发在萨尔贡的一场战争,并回收一个极具危险性的源石。
从被拯救人异客的话来看,这时候凯尔希给人的印象还是高高在上,通晓一切,却“草草的做个总结,然后离开。”
可以理解为这个时候她的作风还是偏向“不参与,不入世”。事成后可以很轻易地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
而这种态度也激起了某个少年的脾气,嘣,他把自己也变感染者了,并要留下独自复仇。凯尔希没能把他带回哥伦比亚

第二个故事。莉莉娅
就像之前成为哥伦比亚某公司的顾问,试图侧面阻止事情。凯尔希又成了石棺事件的主负责人,试图在研究团队玩脱时捞一把他们
在事件之后,她隐藏在附近的小村庄里,帮事件的幸存者处理后续。直到当事人之一莉莉娅找到凯尔希,同样表示复仇
相似的情景,不同的选择。凯尔希也劝了莉莉娅这并不明智,还会搭上自己的性命
这次凯尔希劝人的方式除了说类似“这不能改变什么“,”这不明智”这种话。她还很温情地表示,“如果连你的女儿也无法让你停下脚步,那你也听不进我的话。”

看到这里我有一种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命运的无奈感。人类在面对仇恨时的选择是多么相似而执着。凯尔希知道,凯尔希明白,凯尔希能料到这之后会发生什么。但每个想复仇的人,不是靠言语劝就能劝回来的。
但她表示了理解,理解这种不理性是人性的必需品之一
因此,在莉莉娅表达自己复仇决意,请求凯尔希帮她时。这一次,凯尔希选择帮人达成复仇这个愿望
或者说,执念

第三个故事。维多利亚
这个故事没有复仇。但故事开始时,从凯尔希和那些贵族伯爵的谈话内容,可以看出她的知识渊博和见多识广
能够让自己的博学以一种不被反感的方式被众人(普通人)所听取,这侧面展示她已经十分会拿捏与人交往的程度了
毕竟上次她展示自己的博学,带着异客周游萨尔贡时,全知反而被解读成高高在上,激起某少年的叛逆……

同样,和海蒂的交谈透露出,她在维多利亚做了许多布置
信使,交流渠道,和卡兹戴尔的联系……不再是旁观,而是亲身下场布置
我可以理解为,她意识到游离在事件边缘又离开,并不是最有效的手法
她开始寻找可以长久合作的势力

最后,回到罗德岛。
可以看出,她没有像以前那样,事件结束后就销声匿迹,而是仍然和海蒂保持着情报联系
也许,罗德岛是她进一步选择介入这世间的归属点
在她完成从旁观到充满人情味的转变后,22年的约定已到,她用一枚金币带回了第一个故事的主角
并再度问出(我们博士)在意的话——

“她会不会又突然踏上旅途,干着一些其他人捉摸不透的事,在大地上为了她自己的目的而奔波?”

而我(博士)大可放心。
她以前会,但现在不会。她已入世,她了解人性。
罗德岛于她是什么。这个问题,蚀刻章已经侧面解答了。
您守望着她,而她守望着大地。
在她这一次的生命中,她已经数次试图去阻止人类自取灭亡的行径。可她势单力薄,她需要真正的支持者。
————
从一开始的“出世”,到现在的“入世”。让我不禁引用一句语音,“想要解决纷争,必先介入纷争”
又或者——哎,我真喜欢这次蚀刻章做的总结——
您听闻了关于她的诸多逸闻。
她变得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“人”,只有如此下去,她才能找到属于她的终点。

转载自 NGA